天天招生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职业技能 >> 宠物美容 >> 学员风采 >> 宠物医生的酸甜苦辣

宠物医生的酸甜苦辣


宠友网 2010-9-18 17:32:01 点击: 次  发表评论

彭医生在给狗狗打针

 

等待治疗的宠物

 

主人带着狗狗在药房开药

 

宠物主人在医院交流宠物的健康问题

  

1993年,深圳检验检疫局在和平路开了一家宠物医院,这是我市第一家宠物医院,医院带有公立性质。 2000年前后深圳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宠物医院。到现在为止全市注册营业的宠物医院达90多家,每个医院平均有医生一至两名,很多医院的老板本身就是宠物医生,有200多名宠物医生加上护士,全市的宠物医护人员大概有400到500人。

提起深圳宠物医生,不能不提到谢建蒙。谢建蒙是中国最早开展小动物疾病诊疗的医生之一。

他的头衔很多: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小动物医学分会常务理事、外科分会会员、深圳野生动物园动物医院院长、深圳宠物医院院长联谊会会长等。

沟通的事

2008年5月,一个下午3点,谢建蒙的手机响了。

“今天还要给狗狗吃消炎药吗?”电话里传来李姓女士的声音。

“伴随着肿瘤的转移,吃消炎药可能无法完全解决问题,还是再打两针吧!”

谢建蒙说,电话那头的李女士有一条老年狗,已经12岁,被确诊患了乳腺癌。谢建蒙没有给狗狗做手术,“不做手术,它可能活的时间更长。”

每天,谢建蒙都要碰到很多的事,其中比较头疼的就是与宠物主人沟通。宠物主人一般会沿用给人看病的思维。比如同样是拍X光片,人的费用要比狗狗便宜得多。很多人对此不解。谢建蒙每次都要苦口婆心地解释,人拍X光片会自己呼气吸气,狗狗不会,拍片的操作难度要比人大得多,相关的费用也就要高。

此外,狗狗年纪大了会有很多无法治疗的老年病,尤以心脏病和肿瘤最为普遍。医生提出安乐死的时候也往往遭到主人的不理解。他说,很多主人对宠物的感情就像对待子女,无法接受宠物的死亡。这时候说服主人往往比治疗患病的宠物难几倍。

高兴的事

谢建蒙1982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于中国农业大学兽医学院临床系,担任学校的动物医院主治医生多年。1993年至今在深圳野生动物园工作。

多年的兽医经历中遇到很多高兴难忘的事。在他办公室挂有一幅照片很显眼,照片上是狗妈妈和她几个孩子快乐的合照。这是谢建蒙的功劳。

母狗怀孕的时候已经11岁。谢建蒙说,小型狗一般寿命最长也就15岁,大部分活到10到13岁,到18岁就算高寿了。

谢建蒙医生看到狗狗高龄怀孕,加上心肺功能不好,母狗很难活下来。狗的主人也很担心它因生产困难造成危及生命的事。双方交换过意见后,主人决定做手术。谢建蒙成功地完成了这个剖腹手术。母狗生下4个小狗仔也全部成活。主人非常高兴,送张狗狗全家福给谢建蒙。

感动的事

在给宠物治疗过程中,谢建蒙也会和宠物主人结为好友。深圳大学一位教钢琴的老太太,她养的狗在12岁高龄时也患上了常见的老年病——肿瘤,还长在颈部,影响了正常的呼吸。切不切割肿瘤都有风险。切,打麻醉药后的手术过程中狗有可能死亡。不切,呼吸不畅也可能死亡。

老太太是虔诚的佛教徒,经过思量决定不放弃一条生命,她要谢建蒙给狗狗做手术,在这期间还不断给谢建蒙减压。术后几个月,肿瘤转移重新长了出来。谢建蒙和老太太都深知已尽人事,只能送狗狗离开。事后,老太太送给谢建蒙一枚开光的戒指,让他放在车上保佑平安。谢建蒙谈到老太太仍旧非常感动,“真是好人啊。她现在过年还会给我们医护士人员送吃的。”

痛心的事

“我当时心想,以后有钱就要买个内窥镜。”谢建蒙说。

2006年,谢建蒙一位好朋友的狗被骨头卡到了,卡在胸部食道, 很难取出。沟通做手术的难度后,朋友表示不想花太多钱,但也要尽力救治。

谢建蒙认为,最好的方案是打开胸腔直接取,但费用会相对高昂,狗也将承受巨大的痛苦。这两者都不是主人愿意接受的。后来退而采用打开腹腔用钳子夹取的方案,价格相对便宜。从胃到食道有很长距离,钳子不够长,只能凭经验。

在做手术过程中,谢建蒙就想到了内窥镜,这在国外宠物医院是很普遍的。内窥镜要十几万元,这种昂贵设备绝大多数的国内宠物医院都不具备。内置灯和长钳子的内窥镜可以清楚找到骨头的位置。

最后小狗死亡,谢建蒙痛心不已。

挽救流浪狗

每天,黄标军工作的西海宠物医院“患者”不断。人声和猫狗声混杂着。

黄标军今年37岁,娃娃脸,笑容常挂在嘴角,少言,讲起话来和风细雨。他本科在华中农业大学学兽医专业,来深圳做宠物医生,一来是特长,二来也是兴趣使然。一干就是八年,现在是中级兽医师。

2005年冬天,一位经常上深圳狗狗网的爱狗人士,捡到一只流浪狗,送到黄标军所在的医院。

这是一只普通的混血狗,不是名犬。送来医院的时候,瘦弱的狗狗一直趴着,一动不动,不吃东西不喝水。经过检查,原来是严重的贫血。黄标军当即要给狗狗采取紧急措施——输血。

人输血需要配对血型,这在宠物治疗中也一样。但当时情况紧急,找血困难,医院设备也有限。考虑到这只流浪狗之前没有输过血,医学上允许在宠物治疗中忽略配型。

捡到流浪狗的那位网友家里也养有狗。情急之下,这只流浪狗输上了网友家狗狗的血。再经过输液治疗,没几天,流浪狗便恢复了吃喝。再检查,身体无大碍,网友把它领回了家治疗。

一段时间后,黄标军记得那时天气很冷,半夜两三点光景,狗狗又不行了,主人又把它送回来医院。和上次入院一样——不动不吃不喝,尾尖和脚趾还伴随坏死症状。

检查结果震惊了大家——免疫介导溶血性贫血。这种贫血病的治疗难度很大,几个医生都建议放弃治疗。唯有主人不放弃,希望奇迹出现。“这个主人感动了我们。”黄标军说。

继续治疗的结果是,表象有改善,化验结果却维持现状。一个月后,狗狗又恢复到上次出院的状况,主人便带它回家。

十几天以后,小狗第三次送回医院时,心跳已经停止。

谈起这个挽救流浪狗的故事,黄标军感慨,“作为宠物医生,最大的心愿是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尽量挽救宠物的生命。但往往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很可惜!”

每天听不见狗叫就心慌

彭平渭坐诊的宠物诊所名叫“澳洲”,其实面积并不大,也就300来平方米。诊所的墙上挂着动物身体结构以及近百种宠物狗的照片。诊所设有手术室、观察室、急诊区,就像社康中心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急诊区的桌子是缓坡凹进去的,这样便于宠物躺着观察病情。

清瘦的彭平渭穿着白大褂,褂上还隐约带着洗不掉的黄色药渍。

新近一日的下午2点30分左右,推门进来一位年轻女性。“它今天好多了,愿意喝很多水了。已经不流鼻水了。”话没落,装着小狗的篮子提到了彭平渭坐诊的桌前。它是一只全身深棕色卷毛的贵宾犬。狗的名字叫“核桃”。命此名的原因是,“核桃”主人的儿子小名叫“板栗”。

彭平渭马上抱住小狗,一手托着它的头,一手扶住腰,那姿势就像抱几个月大的婴儿。

观察一会后,彭平渭决定给“核桃”吃点消炎药。他一手抬高“核桃”的头,一手轻捏它的腮帮令其嘴巴张开,然后把掰开的药片放进喉咙。“核桃”没有囫囵吃下,又吐了出来。彭平渭重复喂了几次。“核桃”吃的“阿莫西林”,上面画有可爱的婴儿头像。彭平渭说,给宠物吃的药很多与婴幼儿通用。

“对狗要表示爱心。对生病的狗狗就要像对小孩一样温柔,”彭平渭说,“说到底,就是要有一个给人看病的心态,对待宠物。”彭平渭给生病的宠物看病,一般都不捆绑。他说,这样不人性。藏獒除外,藏獒太威猛,医生也难接近。给藏獒看病,他一般让主人给其注射麻醉药后,他才进行诊断治疗。

1997年10月份,星海名城一位姓杨的老先生捡了一条流浪狗。带到“澳洲”的时候,狗全身脏兮兮,瘸着一条腿,腰部也有明显的重伤。彭平渭马上替狗狗洗澡并喂食,然后进行治疗。几天后,腿已经没什么大碍,只是腰部还有伤。

流浪狗在“澳洲”养了十天,诊所只收取了治疗的成本费。

彭平渭接着又和杨先生一起张罗着小狗的领养问题。他们给狗拍了照,在深圳狗狗网发布了领养信息。前后有两批有兴趣领养的人来过“澳洲”。最后是一位家住福田的女士把小狗接回了家。

彭平渭的右胳膊肘处有一道两寸长的伤疤,那是被狗狗咬伤的。“澳洲”宠物诊所的医生,每个都被宠物咬伤过。

新闻背景

深圳宠物医生200个

谢建蒙是深圳宠物医院院长联谊会的会长。据他介绍全市注册营业的宠物医院大概90多家,每个医院平均有医生一至两名,很多医院的老板本身就是宠物医生,这样算来,我市目前约有200名宠物医生。有90多家宠物医院,在特区内外的分配比例约4:5。每个医院平均有医护人员6名,包括护士在内,全市宠物医护人员大概400到500人。

据统计,我市宠物医生诊治的“患者”中,狗占了60%至70%,猫占了20%至30%,剩下主要是兔子、老鼠、龟、蛇、孔雀等。相对于狗和猫,兔子、龟、孔雀等宠物患者的治疗难度也很大,很多疾病都需要求助于深圳野生动物园的医生。

与给人看病的医院不同,我市宠物医院几乎清一色是私人性质,完全走市场经济的路子。医院从场地到设备、员工的工资都由投资人一手搞掂。据统计,我市宠物医院的规模从几十平方米到几百平方米不等,最大的也不超过五六百平方米,大部分是100平方米左右。

宠物医院一般早上9点开门,晚上9点关门。医院实行两班倒。据了解,深圳宠物医生的平均月薪大概3000至4000元左右。

1993年,深圳检验检疫局在和平路开了一家宠物医院,这是我市第一家宠物医院,医院带有公立性质。1995年,南山区动物防疫所成了南山首家宠物医院。

谢建蒙说,到2000年前后,整个宠物医院开始蓬勃发展起来,越来越多的私人宠物医院活跃了这个市场。很多宠物医院还开起了连锁店,像“康德”和“澳洲”宠物医院。“康德”到目前已经开了三家连锁店,分别在南山花卉世界、福田景田和盐田沙头角。

宠物医生

大多科班出身

深圳的宠物医生大多都是科班出身,有相关的兽医专业背景。谢建蒙举例说,从深圳野生动物园走出去的宠物医生目前有四五个,他们都是正规农学院的兽医专业毕业的。目前,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已经开始推行宠物医生执业资格证制度。他认为,在深圳也有推行的必要,这对行业发展有帮助,也是对宠物的生命负责。

宠物医生在行医过程中,碰到的首要困难莫过于和宠物主人的沟通问题。动物无法表达病痛感受,转而和主人的沟通并不一定就能很好地达成共识。谢建蒙说,小狗打喷嚏、流鼻涕,存在感冒、发烧、狗瘟初期症状等多种可能,在该不该化验进一步确诊的问题上,很难和主人形成一致意见。“很多主人会认为,狗狗只是打个喷嚏而已,让它吃点感冒药就行了。他们忽略了狗瘟的可能性,狗瘟有超过60%的死亡率。”

宠物医院的医患关系目前在我市也是时有发生。去年,在西丽的一个小宠物医院里,有个主人带着一只老年大狗前来治疗。此前已有宠物医院对此狗拒绝治疗了。这个小医院给老狗打了针之后不久,狗便一命呜呼。主人认定医疗事故,开口就向医院索赔20万。小医院根本赔不起,只能诉诸法律。后来判决医院赔偿了几千块。

 



阅读上一篇:宠物美容师——“包装”宠物有我更靓
阅读下一篇:宠物美容师:为狗做造型

专题推荐

三百六十行,欢迎各培训机构加盟

您想拥有一个全功能动态的独立网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