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招生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职业技能 >> 书法 >> 学员风采 >> 麻天阔书法艺术访谈

麻天阔书法艺术访谈


367艺术网 2010-9-25 9:56:16 点击: 次  发表评论

记 者:1、鉴于您在陕西青年书坛的相当影响,请您谈谈自己研习书法的情况?

麻天阔:谢谢贵报关注和提携。众所周知,陕西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之一,也是中国历史文化的源脉。从广义上讲,我学习书法大概有近30年了,共经历过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末,可以说是启蒙阶段,主要得益于西府周原民间文化的熏染和家庭门风的影响。由于那时候出版业还不太发达,很少见到象样的字贴。当时受益最大的是五丈原诸葛亮庙岳飞所书《前后出师表》石刻和一代伟人毛泽东的各类题词,日思夜摩,对写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第二阶段是从90年代到20世纪末有10年左右,随着上学工作以后,生活于古城,徜徉于周、秦、汉、唐等十三个朝代建都的西安,历史文化元气的呵护和陕西老一辈书法家的耳提面命,谆谆教导,全国书法热的风潮涌起使我的习书之路进入了如饥似渴的感性阶段;第三阶段为理性阶段,是从2000年至现在,尤其是最近四五年,一方面是受省内和全国一大批老、中、青三代书法家的相互影响和促进,(直接和间接),另一方面是自己陆续阅读了不少历代碑贴、典籍和书论,对什么是“书法”有了真正意义上新的认识,并且逐步贯穿在自己的书法创作实践中,感动于中国笔墨艺术的神奇魅力。

记 者:2、现在喜欢书法的受众越来越多,您认为什么是书法艺术?

麻天阔:可以说,“书法”就是汉字艺术书写的法则,在日本也叫“书道”很有积极意义。一般情况下的“写字”做到横平竖直和汉字结构的基本匀称端庄,最多是漂亮的实用汉字的书写,还不能叫“书法”。“书法”最核心的要领就是要注重和强调“法度”,如同宪法必须身体力行遵守,无论篆、隶、楷、行、草,最起码应该具备“提”,“按”、“顿”、“挫”和“起”、“承”、“转”、“合”的最基本要素,即是夸张变形也要符合汉字结字的基本规律,尤其要重“方法”,“法”就是要遵循经典的书写性,而不是简单的重复胡涂乱抹涮。笔画的藏露、中锋、侧锋、半藏半露,不断在不可重复的无穷变化中表现汉字线条的艺术。书法应该分为四个层面:“技”、“艺”、“文”、“道”。这些学术问题,有不少专家做过专门论述,所谓“技”就是初级层面的技术方法,“艺”就是通过技术的训练增强艺术的多端表现,“文”就是文化学养的综合积累后循序渐进和升华,“道”是中国书法文化的最高境界,充分体现在“儒”、“释”、“道”等中国传统的经典浓缩中,道法自然,天人合一……

记 者:3、如何才能进入书法的门径?

麻天阔:第一,从传统入手,熟悉书写工具性能,坚持不断临摩古典法帖,掌握书法的最基本技法;第二,增强学养,一意孤行,不断积累文、史、哲等国学知识,服务于书法创作,扩大视野,提高审美能力;第三,将书法放在多元文化背景下去看待思考,树立书法生态意识,构建和谐美的精神家园。

记 者:4、您的书法受谁的影响最大?

麻天阔:我学习书法的第一、第二阶段只能说是趋于一种个人的天性和兴趣爱好,感觉而已。现在等于颠覆式的推倒重来,在不断否定自我中行走。要说影响,在经典的经典法帖中,我用功最多的是魏晋时期的书圣王羲之一路正脉,从源到流,尤其对《兰亭序》等做过百遍以上的写实临摩,后来对唐、宋、元、明、清时期的颜真卿、张旭、怀素、苏轼、鲜于枢、米芾、祝允明、徐渭、王铎、傅山、于右任等大师的代表作逐一通读、深化、感受、尝试。要说我的师承关系,班主任:王羲之!学习状态:正在进行时…… 367.a.r.t

记 者:5、对您的书法作品风格或者特点介绍一下?

麻天阔:总体来说,我的书法作品风格还远没有形成,只能说有一定面目特点,有时有了新的认识和感悟,又几乎全部推翻。但我一直保持两种线索延续和状态:一是文质彬彬,谦谦君子状,力求树立作品概念和意识,走精致灵巧优美一路,即书卷气;二是积极入世,随缘(机)放旷,力图表现变革时代的正大气象,柔婉生刚、拙朴致奇,暗合自己内在的二重性格。当然,时尚、前卫、野逸、稚趣的也兼顾一些,通过望文生义和情绪的使然,确定理念,在进一步锤炼技法中潜行。

记 者:6、对于当代书法的发展,您有自己的学术主张吗?

麻天阔:初步有啊。我也一直感受到中国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传输系统,必须思接千载,视通万里。这几年来,我斗胆提出“书法学者化必须与人生体验相结合”的观点,也就是说书法必须当作真正意义上的学问去做,更必须与自己的社会人生经历、际遇、感悟等等紧密吻合粘贴,不可脱节。不少同好如我辈有过或多或少的社会经历,甚至阅历丰富,饱经沧桑、老谋深算、满眼辛酸、热情奔放、慷慨激昂,但未能达到审美体验升华的结果。要把“书法作业”转换成“书法艺术作品”真不容易!(大家都知道书法创作需要深厚的学问支撑,但叶公好龙、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者是通病,其实坚实的国学素养(包括经典手段)和现代意识就是书法艺术必须依赖的家法)。真正的书法艺术家,不是单一的学校培训的,而是经过社会(感性:体会) ——学校(培训:理性)——自我(升华:觉悟)的结果。没有相当技术含量和文化含量的画字,不是书法,更不是艺术。有不少天资聪颖、敏捷乖巧的高人超人做作业很优秀,冒昧为他人(俗人)披麻戴孝,顶礼膜拜者最恰当的称谓是“政客”指使下的表演艺术家的模仿秀,而不是真正有文化使命感有良知的书法艺术家。(当然包括本人在内,正在经历尴尬、阵痛、诱惑、于自拔中蜕变解套)

记 者:7、您的书法生活体现在哪些方面?

麻天阔:包括范围大致为:一、书法研习创作;二、书法教育;三、文艺评论;四、理论研究;五、社会文化组织策划、服务。最主要的方向是主攻行草书,理想中希望自己是个合格,优秀的书法运动员。尽管书作和书法学术论文也有一些入展、获奖,但不足再提,没必要给门头书法挂羊头“招降纳叛”。平时自己一方面是给院校兼上书法课,另一个方面是给自己私人的门徒辅导,接待来访各类作者,保持热情与同道积极切磋交流。处于工作经历和专业的递进,闲暇兼及文艺、美术评论,相继发表各类文字百余万字。理论上自己只能通过大量的创作实践和学习史论逐步消化国学知识整理自己的思想、心得、见识、力求少儿精吧,少说空话、废话、不生装学究,多干实事,争做书法文化活动的普及、推广、传播者。 36.7ar.t.c.o.m

记 者:8、您平时最大的爱好是?

麻天阔:既然书法已经是自己的专业和一种精神生活归属,那么也得用其他愉悦式的兴趣转换一下。比如:爬山、游泳、“挖坑”、喝茶、听禅、吃酒、交友,尤其喜欢跟才女、美女们斗嘴捧哏,人性的天然生机嘛,既开心又痛快,还长智慧,何乐而不为呢!?主要是在业余行当证明中国人民很行,锻炼自己的胆量也很行,(过去害羞,现在皮厚).

记 者:9、听说您带了不少留学生学书法?

麻天阔:是的。最初是从2001年开始的,当时是经一位朋友的介绍,有三、五个留学生来我这里拜师,每周每人上两次书法课。后来喜欢中国文化的留学生相互口传,相继有韩国、日本、新加坡、印尼、加拿大、法国、美国等国家的留学生陆续拜师门下,发展到40多位,其中均为研究生和本科生这个层面的。通过教授书法,使他们加深了对中国文化的印象和理解,相互也建立了良好的友谊。我的外语不行,甚至很差,但给学生讲授和交流基本不存在问题。他们都希望我用汉语表述,我基本可以做到将“书法”专用词汇和词义用生活化语言通俗易懂说清,随着师生之间的接触增多,我的话他们都能明白,甚至是一个细节动作、眼神的转换都能理解。课余,我经常组织,他们也希望去陕西境内的名胜古迹、佛教道场去参观游玩,目的是通过不断了解中国,培养和陶冶汉语文化情感,增进友谊,勾通未来,至今,经常有已经毕业回国的学生电话网络书信频繁联系,通过伊妹儿批改作业,并来回访。 367art,art367

记 者:10、对于书法的“学院派”和“在野派”之争您有哪些看法?

麻天阔:概括来说,书法的复兴还刚刚开始,在一定时期内我不主张分派,可以产生地域书风。即使在学院任教任职也不能就认为是“学院派”,在社会其他行业的书道人也不能笼统归干“在野派”。关键看是否将书法艺术当学问去认真系统的做。对于社会科学范畴的书法文化,即便是书法教授、博士也不一定就是优秀的书家;甚至即便是担柴收破烂的社会底层弱势群体,说不定也会产生伟大的艺术家。尤其归到书法创作,我最终只认“学问”“水平”“实战”,不认虚名职位。当然,能在有保障的体制当中谋食,省却生活的贫穷困扰,不为衣食之忧而忧,有潜心钻研的人文环境,养尊处优于爱好休闲,也是幸事。但要造就大艺术家缺乏社会境遇的百般历炼是不可能有大成就的。

记 者:11、听说您近些年来策划、组织了许多展览和社会文化公益活动,请谈谈这方面的有关情况?

麻天阔:我自己是个社会最低层的小人物,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担任陕西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秘书长之职大约五六年了,就是这个小角色给了我平台,锻炼了我的主观能动性。这五六年来,我先后和许多师长同道联手发起、策划、组织举办过“笔墨行动“、“笔墨情缘”、“纸上青春”、“乙酉吉祥”、“大团结长安八家”、“借道”等近十个群体书画展,主要旨意是不断坚持倡导团队精神,积极开展学术交流,互帮互学,促进创作,努力推动社会文化艺术的健康发展。就连展出的场地、经费、赞助基本都是我通过自己的人际资源关系拉的,为此常常也将自己的主要时间精力和个人积蓄、作品收入垫付进去,但无怨无悔。在公益文化活动方面,一是提高服务意识,树立全局观念,先后与省青书协主席团一起筹办“首届兰亭奖”动员会、“首届青年展”研讨班、“八届国展”强化班、“中国书法家论坛”陕西网友聚会的网络作品展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连续四五年来和贵报及相关媒体联手开展“华商春联送万家”、“进社区”活动,通过这些活动使陕西一大批青年实力派作者被老百姓逐渐认可,也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反响。同时,也同其他青年作者一道多次拥军、慰问部队官兵,建立军民鱼水之情,并多次组织服务参加各种义捐义卖献爱心慈善救济,在艺术公益活动中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魅力,受益匪浅。

记 者:12、(最后,开个玩笑)有人说您是陕西青年书法的“形象大使”,您做何感想?

麻天阔:呵呵,这是同行之间调侃演义的结果。这个说法最早是我和一个兄长道友之间纯私人的玩笑,我谑称他为“×老”,他“酿”我为“大师”,(陕西方言调侃)谐音的混淆吧。传的多了,省内外同行,几乎“全中国全世界”都知道了(网络)。当然,大家相对比较认同的是我性格上的率真、豪气、不拘小节、放荡不羁、以诚待人,也有对个人作品气象的一些嘉许。有时,同道之间有了艺术上的争议和生存空间的矛盾冲突,我去出面调停哥儿们也很给面子,三杯酒下肚和好如初。

“大使”和“大师”帽子都太重太大,不是我等我辈敢领受的!玩笑是可以开的,火车也是可以推的。呵呵,相互吹捧,共同提高嘛。艺术生活状态太刻板就失去了必要的童心。当然治学必须是虔诚严谨的。我倒非常愿意做一名青年书法的志愿者,尽个人的绵薄之力,和大家一道向古代的经典大师努力学习,以他们为楷模,身体力行的去塑造自己的社会文化形象,寄希望于未来。

记 者:13、您的人生格言或者座右铭是?

麻天阔:微笑面对现实,真诚艺术生活。大着肚皮容物,立定脚跟做人



阅读上一篇:书学之路--书法家曹端阳先生访谈
阅读下一篇:呼之以马 在天为龙——陈秀骥书法艺术访谈录

专题推荐

三百六十行,欢迎各培训机构加盟

您想拥有一个全功能动态的独立网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