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招生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 >> 德国 >> 校园生活 >> 德国留学生活:德国人安排时间精确到秒

德国留学生活:德国人安排时间精确到秒


533出国留学 2011-9-16 15:40:17 点击: 次  发表评论

曾读到过这样一篇文章,一群大学生在德国某城市街头做了个试验。他们把“男”、“女”两个字分别贴在马路边两个并排电话亭的门上。结果发现,来打电话的男士都走进了“男”电话亭,女士则都进了“女”电话亭。一会儿,“男”电话亭爆满,先生们宁可在门外排队,也不去光顾正空着的“女”电话亭。这时又一位先生匆匆走来,当他看到“男”电话亭爆满时,便毫不犹豫地进了“女”电话亭。大学生们上前一问,排在“男”电话亭外等候的全是德国人,而那个闯入 “女”电话亭的却是个法国人。

  我无法核实这篇文章的真实性,但德国人的守纪律、讲信用和办事认真却真真实实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红绿灯前的一堂课

  1998年春,我被派往德国任记者。那时分社还在德国西部的小城波恩。到德后不久,受到德国《经济周刊》杂志社主编巴龙先生和负责亚太地区报道的拉姆图恩博士邀请,到城中的一家饭店共进晚餐。饮后,已是晚上10点多钟。此时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汽车也很少了。巴龙先生的车就停在饭店附近,便先行告辞。我与拉姆图恩先生的汽车都停在距饭店大约5分钟路程的一个停车场里,于是便一同闲聊着向那里走去。

  经过一个路口时,正碰上人行道上亮起红灯,当时路边就只有我和拉姆图恩先生两个人,而且至少在我的视野范围内,没有看到会有汽车从我们面前的马路上经过。尽管如此,拉姆图恩先生还是很习惯地站在了人行横道线外等候。这时我问他:“显然没有汽车会来,我们为什么不过去呢?”拉姆图恩先生立即一脸严肃地说:“当然了,既然有规定,就必须遵守,否则规定还有什么意义。”

  绝不食言的多施内尔

  由于德国迁都,分社也要从波恩迁往首都柏林,并已在柏林买好了一栋小楼作为分社的办公室和宿舍。这是一栋普通居民小楼,里面的一切设施完全按照居家过日子的要求设计。因此,分社就需要对小楼进行改造,将其中的一部分住宅改造成为办公室。

  我与一家公司签定了承包改造工程合同。合同签订后,对方公司的老板多施内尔先生亲自带了两名工人来干。他们工作十分认真,而且每天收工时,都要用自己带来的吸尘器等工具将施工现场打扫得干干净净,把当天的施工废料全部带走,暂时拿不走的大型工具和材料也都码放整齐。他们甚至抽烟都不在屋里,尽管当时是1月份,天气很冷,但每次抽烟他们都要跑到室外。有一次我问多施内尔,天这么冷,为什么你们抽烟还要出去?他告诉我,因为他在房间里没有看到烟灰缸,这说明房主不抽烟,所以他不能污染房主室内的空气。

  由于开始对施工难度估计不足,眼看着要求完工的日期临近,但工程进度却不理想。可以看出,多施内尔先生也有些着急。他们每天工作的时间明显延长了,甚至中午一个小时的午餐休息时间也被缩短。他和工人们一样只是简单地吃点带来的三明治,便马上继续工作。我不止一次地问他:能否按时完工。多施内尔便坦率地告诉我,既然已经签了合同,那就要尽力而为,实在完成不了,也就只好认罚了。

  到了合同规定的最后一天下午4点多,多施内尔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说,电话程控机和网络路由器等设备还没有安装,我可不可以允许让他晚上继续工作。得到我的同意后,他让工人们下班回家,自己则匆匆出去买了点吃的,很快又赶回来继续工作。到晚上9点,一切线路和设备都安装好了,但还没有进行综合调试,而这部分工作至少需要再干4个小时。我看当时已经很晚了,便问多施内尔,他是不是可以先回去,明天再继续干,我这里不算他违约。但他对我说,他以后几天的工作日程都已经排满,如果今天这里完不了工,他就只能以后抽空来给我干活,这样就可能会将工期拖延好几天。

  等到他最后把全部工作都做完时,已经是深夜快两点了。

  安排时间精确到秒

  这是一个我驻德使馆和新闻机构中几乎是尽人皆知的故事。

  1994年7月,我国一位高级领导人访问德国。德国计划按照相应的接待规格举行隆重的欢迎招待宴会。但围绕着宴会时间的长短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中德双方的外交代表却讨论了很长时间。

  由于中国领导人活动安排的需要,访问前,中国驻德使馆代表奉命向德国外交部提出,希望这个欢迎晚宴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90分钟。但德方却提出,90分钟的时间显然不够。于是中方代表说,时间上总是可以压缩一下吧。没想到,德方官员却非常认真地开列出了一张时间清单,从领导人步入宴会大厅直到宴会结束离开,将每一个细节所需要的时间都列在了上面,时间甚至精确到了秒。

  德方官员非常认真地解释,中国领导人进入宴会厅,首先要同在场的重要人物一一握手,每个人握手的时间平均三秒钟,这些手一路握下来,再加上寒暄的时间,等走到餐桌前最后落座,宴会正式开始,这就需要10分钟。然后开始上菜。根据礼宾惯例,这种规格的招待会要有前菜、汤、主菜、饭后甜食,最后还要有咖啡,而且,每一道菜的间隔时间都有一定规矩,总不能一股脑地全上吧。此外,还要再加上宾、主双方致辞各需要7分30秒。最后,德方外交部的那位官员无可奈何地告诉中方代表:“我已经算得很紧了,最少也需要108分钟。”

  面对着这张清单,我方使馆官员真有点哭笑不得,就说:“那我就向国内报告,说晚宴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吧。”没想到,德方的那名官员马上又制止说:“那可不行,你不能向你们国内说一个半小时,因为我们做不到。你就如实说需要108分钟好了。”

  结果,那位领导人来访时,欢迎宴会还真的就是在108分钟左右时结束的。

  精益求精话德国

  欧美发达国家中,德国人素以勤奋能干而着称。有人甚至把上班一族喻为“公蜂”。在我供职的医院里,医生护士超时工作,科研人员加班加点,早以司空见惯。身为“老板”的我的室主任,周末也时来实验室“公干”。他们这种敬业精神、狂热的干劲,颇出乎以刻苦耐劳着称的国人之意外。

  但有些时候你又不难发现,他们做工似乎“慢慢腾腾”的,与想象中的争时间、抢速度的现代化象征大相径庭,不由地令人怀疑所谓“高效率的德意志人”之说。比如大学里修缮房子,脚手架一支几个月不见卸,其实也就是给墙壁涂漆;医院里更换一段路边栏杆,叮叮当当,不紧不慢,捣鼓了将近半年。我有时都替他们着急。然竣工以后观工程之成色,又不得不叹服其质量之优。原来,不急功近利,一板一眼,精益求精,是他们普遍遵循的信条。办一样事,计在百年。始作时多投入财、力、工时,乍看似有些“浪费”或“没必要”,却保证了完美无瑕、一劳永逸,虽慢犹快,真真高效率也。

  应邀访问汉堡时,住在德国朋友家里。那栋私宅是上个世纪的“遗产”,但看上去簇新簇新的。墙皮粉刷了快20年了,仍色嫩如鲜乳。厅内拼色大理石地面,光洁映人;镂花墙板、楼梯扶栏及门窗均油光锃亮,没有一点饱受风霜的痕迹。主人骄傲地向我们指点、介绍着这先人的杰作。恩格思故乡伍佩文塔尔的空中悬吊电车系统,建于百年之前。它逶迤于水面之上、沿河凌空飞架,长约30里,横穿全城。既解决了市内公共交通,又省却了路轨占地,乘客还可以凭窗俯眺,饱餐山城秀色,现已成为该市及全德的着名观瞻景点,可谓一举多得。据介绍,一个世纪以来悬吊电车系统从未出过事故。前人的远见卓识、奇妙构思、精巧设计,以及“铁龙”之耐用,运行之有效,令人赞叹。正是由于不片面追求“多、快”,而注重“一步一个脚印”,尽善尽美,才能够真正做到“好、省”。其与中国古语 “欲速则不达”之寓意异曲同工,很值得借鉴。

  问 路

  异国他乡,问路必不可少。日常生活中,德国人有死板冷漠的一面,但碰到外国人问路,却很热情认真,有的干脆开车引路,直接带你到要去的地方。有时候,问路还能给你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

  一天,我和一位正在德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朋友外出,在多特蒙德市行人熙攘的步行街问路,这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德国太太,她立即停下脚步,热情地给我们指引,直到我们完全明白为止。我们感谢之后,她带着满意的微笑挥手和我们道别。我们向前走了十几步,突然听到后面有喊声,我们听得真切,回头一看,确实是刚才指路的那位太太。见她风急火燎返转回来,我们以为是指路有误,想必是来纠正一下,然而,看到她满面春风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们的猜测全错了。原来,这位太太告诉我们,她刚去过附近一家银行,那里正在举行庆典,有免费招待,还有表演,如果有时间的话,要我们不妨去看看。我们为她的热忱所感染,时间还早,于是立即前往她所指的银行。

  这是德国着名的德累斯顿银行多蒙分行。今天是德国众多节日中的一个,也叫“春节”,和我们除夕过春节的意义不完全相同,但也有迎接春天到来之意,这家银行借机庆祝,扩大影响。银行外面挂着气球,插满彩旗,一派节日气氛。底层设有迎客室,有几位小姐正在给小客人画花脸,二楼大厅是餐饮表演厅,已有不少客人。其实,所谓客人并非特意邀请,都是我们这样的不速之客,不请自来。环顾左右,黄皮肤的只有我们两位,入乡随俗,我们也要了一些饮料和点心,站在餐台旁一边吃一边看表演。约半个多小时,表演结束。随着一阵掌声,一位银行职员从三楼走廊倒下一大筐乒乓球,二楼大厅白花花一片,观众们顿时雀跃起来,忙着拾乒乓球,我们的衣服口袋装满了,旁边一位70多岁的德国老人热情地递给我们一个塑料袋,要我们多拾一些回去。这位老人不断和我们攀谈,他虽然未去过中国,但对老庄哲学十分感兴趣。我们一下子拾了100多个球。说来十分凑巧,我们住处刚好有了两张乒乓球台,我们一行近60人要在这里工作半年多,这样,打乒乓球就成了我们最好的娱乐活动。

  由于问路而带来的这一次意外经历,加深了我们对德国人的了解,这位热情有加的德国太太也给我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德国的“一号”问题

  通常在德国的餐馆、酒楼、快餐部、咖啡厅里均有厕所,机场、车站、医院、大商店、加油站里也少不了。厕所的房间一般有内外之分,内室有一排单间的坐式马桶;外室是一溜儿有凉、热水的手浴盆,上镶明镜,备有洗手液(膏)和香皂,及揩手纸或烘手器。厕内各色瓷砖贴墙铺地,不但没有异味,有的反而香气扑鼻,更无苍蝇“臭味相投”。这般卫生绝对“达标”的净手处,收费的并不多,少有“一分钱憋倒英雄汉”之窘。有的加油站入厕要缴费,或投币,或小桌上放个盘子,任君留下若干芬尼,无人监守。



阅读上一篇:
暂无
阅读下一篇:暂无

专题推荐

三百六十行,欢迎各培训机构加盟

您想拥有一个全功能动态的独立网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