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招生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商学院 >> 其他 >> 院校动态 >> 钱颖一:学院内部治理核心是“教师治学”

钱颖一:学院内部治理核心是“教师治学”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2017/8/12 21:10:08 点击: 次  发表评论

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制度基础。大学治理是现代大学制度的基石。本文讨论大学中的学院治理而非大学治理。虽然大学是法人而学院不是法人,但是学院是大学教师以学科划分的基层组织。而且,学院治理问题相对于大学治理较为单纯,可以集中讨论学校治理中与学术相关的问题。

国外大学中的学院通常是按照学科大类划分的,比如文理学院、工学院、商学院、法学院、医学院等。但目前中国大学中的学院往往是按照学科小类划分,比如经济学院、数学学院、机械工程学院、土木学院、金融学院、会计学院等。在按照学科大类划分的学院中,通常学院下面设有按照学科小类划分的系。而按照学科小类划分的学院内通常不设系2。本文讨论的情况是按照学科大类划分的学院,内部分系,但基本原则适用于所有类型的学院。

由于学院是大学的一部分,学院制度要在大学制度的框架下制定,其中很多部分从大学制度中引伸或细化而来。大学的教学和研究要通过学院来落实。大学的主体是教师,教师的教学和研究要通过学院(或下面的系)来落实。教师的任命落实在学院或系。在大学治理的框架下,确定学院治理是明确教师的职责,落实教学、研究任务的关键。大学的主要职责是配置资源,而学院的职责是具体落实教学项目和教师的教学和研究职责。

本文对学院治理的讨论分为“理念”和“实践”两个部分。在理念部分,本文提出学院治理问题是明确学术、行政、监督的职权划分,核心是“教师治学”和“行政管理职业化”两个方面。在实践部分,本文记载和描述近年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清华经管学院)在探索学院治理现代化中的具体举措。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讨论,清华经管学院在2013年9月通过了“关于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基础上的学院治理的决定”,并在此之后的一年多时间中,落实并完善学院治理各方面的工作,基本形成了学院治理框架。清华经管学院的案例既是对在中国国情下探索学院治理现代化理念的支持,又是对中国大学中的学院治理改革实践提供参考。

一、学院治理:理念

学院治理可以分为内部治理与外部治理两个部分。学院内部治理是指涉及学院教师和职员的职责和权力的配置。具体地说,学院内部治理是合理划分学院内部学术、行政、监督之间的权力和责任边界。学院外部治理则是明确学院与大学的关系,发挥学院外部利益相关者的作用,包括学生、校友、顾问委员会、与学科相关的行业组织、媒体等。推进学院治理现代化的目的是理性地建立学院治理结构,以更好地实践学院使命,使学院在制度保障下可持续发展。

大学是学术机构,教师是从事教学和研究的主体。因此,教师在大学中具有特殊地位和作用。学院内部治理的核心是学术问题必须由教师决定,实行教师治学。在论述教师治学之前,我们先分析一下为什么其他三种提法,“教授治校”、“教授治学”、“师生治学”,都不如教师治学更为合适。

“教授治校”是一种经常听到的提法,并且在1952年前的中国一些大学,比如清华大学中实行过。以清华大学为例,当时的清华有教授评议会,评议会由教授选出,学校的重大决定由教授评议会决定。但是当时的情况是学校规模比较小,以教学为主,教学也比较单一,以本科生为主。在1952年院系调整之后,教授治校因政治原因受到批判,不再实行。现在一些人支持教授治校的提法,主要是对当前大学“行政化”的不满。但是,在一个规模较大,教学和研究比较复杂的现代大学,教授治校并不可取,因为教授的专长是教学和研究,他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专长去治理学校。

“教授治学”的提法与教师治学很接近,但在中国的语境下两者略有不同。教授(professors)在中国通常是指正教授,而在国外也可以包括副教授和助理教授。而教师(faculty)则指所有级别的教师,包括准聘长聘制(tenure track)下的助理教授、副教授、正教授。虽然正教授(或有长聘的副教授)在学院治理中通常都会发挥更大作用,但是,学院治理不能排除副教授和助理教授的作用。特别是在研究型大学,助理教授和副教授虽然资历较浅,但他们的研究往往更为前沿,研究方法更为先进,思想更为活跃。

“师生治学”与教师治学的差别是学生在学院治理中的作用。这里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把学生作为学校内部治理的一部分。师生治学就是沿着这个思路引出的教师和学生共同治理。另一种观点,学生是学校提供教育服务的对象。就好比医生与病人的关系,病人并不知道如何治病,学生也并不清楚他们应该受教育的内容和方式。所以治学是教师的事,尽管学生可以参与意见,但不能参与定战略,做决策。因此,学生是学院外部治理的一部分。本文支持第二种观点。

那么教师治学的含义是什么呢?这里的“学”是“学术”。教师治学主要体现在教师在维护学术自由和制定学术标准中的决定性作用。也就是说,在学校,这两个方面是由教师说了算,不是由学校的行政部门说了算,也不是由政府部门说了算。这就是教育“去行政化”的核心意义所在。

教师治学的第一个要义是维护学术自由。大学是追求真理的地方。追求真理必须有学术自由和学术独立。这就是老清华教授陈寅恪先生终身维护的大学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学术自由要有法律保护,但同时也要靠教师的自我维护。这种维护体现在对学术问题的定义和边界的划定,这必须由教师确定,而不能由政府和学校行政部门确定。目前中国大学中的主要问题仍然是学术自由得不到保障。学术自由与言论自由还不是一回事:言论自由可以是非学术性的观点,但是学术自由必须符合学术规范,而是否符合学术规范必须由教师来确定。

教师治学的第二个要义是制定学术标准。学术标准既有对研究成果和教师学术水平的鉴定,又有对学生培养方案和教学结果的认定。学术标准只能靠教师自己制定和修订,不能靠其他力量。因此,学术标准只能由全体教师或由部分教师组成的委员会来确定,而不是由行政机构确定,也不能由职员确定。学术标准的制定范围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教学项目的培养方案、课程内容、学位要求的制定;2)学术水平和研究成果的认定;3)教师聘任、续聘、职称评定、长聘等决定中对学术水平的认定。以上这些决定通常是从系和学院层面开始,有些在学院层面终结,有些还需要上报到大学层面。即使在大学层面,最终是在大学范围内的教师委员会提出的判断的基础之上,由教师担任职务的管理者(校长、副校长)决定,而不是由行政部门(比如学校人事处、教务处、科研处)决定。

目前中国大学中学术标准制定受到来自非教师(学校行政部门和学校以外部门)的干涉太多。这是由于学校行政部门(例如人事处、教务处、科研处)和学校以外部门的权力过大。以学校行政部门为例,这些部门的工作人员大都是行政化的教师和职员的混合。在国外的大学,这些部门通常只是为主管校长服务的机构,不具备行政权力。而在中国,这些部门构成一层权力机构。

在学术标准制定上,目前中国大学中有另一种倾向,就是学术标准的“定量化”。也就是说,以发表在某类杂志论文篇数作为学术标准。应该说明,有定量标准比没有任何标准要好。但是,定量标准并非最佳标准,特别是对有志于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学而言。但在目前还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一种可以采取的折衷方法是:以某种定量标准作为最低标准(即“门槛”),但最终学术标准还是由教师的综合判断决定。

学院内部治理的第二个方面是行政。学院行政的最高决策机构是院务会,也称为党政联席会,通常由学院院长、副院长、党委书记、副书记组成。3凡是学院重大行政决策,都要通过院务会讨论形成决议。比如财务预算和决算,系主任和部门主任的任免,合作协议的签署等,都由院务会讨论决定。学院院务会实行委员会制,一人一票,多数原则。在国外大学的学院中,院长的权力更大一些,有些决策是院长一人的决策。

 1 2 3 下一页


阅读上一篇:永州市幼儿园园长证书哪里可以报考及报名时间和报考条件
阅读下一篇:暂无

专题推荐

三百六十行,欢迎各培训机构加盟

您想拥有一个全功能动态的独立网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