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招生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商学院 >> EMBA >> 院校动态 >> EMBA招生寒潮:部分院校招生缩减六成

EMBA招生寒潮:部分院校招生缩减六成


时代周报 2015-4-4 22:19:30 点击: 次  发表评论

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教育招生寒潮不期而至。

  7月31日,中央《关于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的通知》(中组发〔2014〕18号),不但严禁领导干部参与EMBA这类高收费项目,而且还要求已经参加的要立即退出。

  几乎所有的EMBA商学院或多或少都受到冲击,部分以官员和国企高管为招生对象的院校,今年秋季班招生甚至缩减60%-80%。

  生源的暴跌,推倒了EMBA改革的第一块骨牌,继而就是院校利润决定的导师背景与课程设置。这一闭环的坍塌,也宣告了EMBA以往商业模式的终结。

  EMBA在自我革命在反腐的大潮中,不约而同地回归到教育本源。

  招生滑铁卢

  2013年春节,一声巨响成为陈半晨就读MBA旅程中的一记闷棍。

  从某国企离职以后,暂居深圳的陈半晨一边需要支付每年近十万的学费以及往返北京、深圳的机票。在新的工作向他抛来橄榄枝以前,他必须每天装做自己工作忙碌。早出晚归,是为了给家人提供信心。

  直到2013年春节前,一颗庆贺新春的烟花礼炮在他家炸开以后,烧光了他家所有的财产,他不得不把所有精神支柱都转到了这门课程上。

  但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值得。今年9月7日,陈半晨将今年的北大光华管理学员开学典礼图片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演员吴秀波成了他的师弟。对于7月份刚刚毕业的他来说,名人的入学,成了自己无形的社交资本。这让他庆幸自己在禁读令前就完成了学业。

  如今,意气风发的陈半晨供职于北方一家知名药业。一共25.8万的学费,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半年的工资。然而一旦谈及禁读令的影响,他却不知从何说起。

  这种姿态,几乎跟各大MBA和EMBA院校的院长一样。

  “可以肯定的是,禁读令对所有的院校或多或少都有影响。这主要看每个学校的招生结构。以官员和国企高管为主的,影响招生下降要达到60%到80%。”人民大学商业院副院长宋华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但在11月22、23日举行的第十四届MBA发展论坛(暨北大光华MBA二十年庆典)上,120多所MBA院校的负责人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不去谈论此次禁读令的影响。只是在私下里,偶尔谈论一下。尽管这次论坛的主题是“面向中国MBA发展新十年”。

  但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的MBA项目被禁令“误伤”。以往,招生主要面向石油系统的国企高管,尽管目前并未开班EMBA,但是很多学员为了避嫌而暂时放弃攻读MBA,今年招生大幅下滑。

兰州大学商学院的EMBA项目,每年正常招100名学员,因为区域经济的特点,学员以国企及事业单位为主。受禁读令影响,今年招生甚至会减少一半。当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兰州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何欣,谈到EMBA的招生情况时,他没有肯定,但也没有否定。

  同样欲言又止的还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相关负责人。

  但英国《金融时报》11月28日的报道,北大光华800名EMBA学生中,10%至20%的人已经退学或将不得不退学。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超过30%的EMBA学生受到影响。 而在禁读令发布以前,《北京青年报》称,2013年清华EMBA秋季班学生官员和企事业单位高管比例,或达到惊人的44%。

  推倒的骨牌

  实际上,目前经教育部学位办批准开办EMBA教育的院校有60余所。各院校因区域不同、办学体制不同,生源结构存在巨大差异。

  以往比较注重招收官员和国企人士的商学院,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据此前《福布斯》杂志的数据,长江商学院的官员比例为11%。

  “在长江商学院,以往就有对于不同背景的学生有不同的收费标准,对官员、外企、民企各有不同的折扣和优惠。”一位长江商学院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地处国际化程度比较高的长三角地区,复旦大学 EMBA生源中,外资企业高管比例最高。据教育部网站上的资料显示,复旦大学EMBA学生85%来自外资企业,15%来自国营企业和私营企业。

  民营经济发达的珠三角,民企老板是商学院最主要生源,但官员和国企高管也为数不少。此前中大管理学院官网公布的数据,学员有25%是政府部门决策层,其余75%为公司决策层。

  “2009年前后,广东省委组织部和国资委也曾组织了好几批国有企业领导参加EMBA班学习,很多生源是政府做了计划,给了钱。”前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心主任孙建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实际上,禁读令更像是一种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很多国企高管都读过几个EMBA,北大读一个再清华读一个,或者中大读一个长江再读一个,但目前这部分学员没有了。而一旦政府领导和国有企业高管不来读,那么EMBA对于民营企业吸引力也会大大降低。”孙建军说。

  “即使有能力自掏腰包学习一些社会化的课程,因为事涉贪腐,官员们也会暂时放弃。可以肯定的是,各级组织部门、国资部门,组织的学习也会大幅减少。以往EMBA商学院对于媒体、电信、石油等行业有一些置换的课程,实际上也是国企高管利用公共资源读EMBA,目前这部分也会受到影响。”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前所未有的禁读令,正在考验EMBA商学院院长们应对市场变化的智慧。

  EMBA面临的挑战还不止于禁读令,“上海某些EMBA以招收世界500强CEO为主的项目,招生反而在缩减,原因在于外资在华的CEO,慢慢地可能会换成中国面孔,这是一个潜在的趋势,但是已经反映在招生数据上。”上海某MBA教育中心主管王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他看来,交大、同济、海事大学等上海地区的EMBA院校受到禁读令影响不大。相反,EMBA的市场受到一些其他项目的分化,如EDP(高级经理人发展课程)培训、以私人董事会的形式的创业者的圈子等。

  “现在CEO的阶层和创业人的群体, 面向这些人的教育形式开始多元化。EMBA的影响力开始慢慢下降。而EMBA的招生人群,也逐渐发生变化,企业本身产值并不高的创业者和企业在发展阶段的私营老板为主。” 王鑫表示。

  一部分原因是国家政策将官员和国企高管、以及以政商关系为目标的生源排除在外,因此禁读令反而在督促EMBA院校理顺培养目的和培养对象。

  MBA中文网负责人张诗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线上学习也是EMBA教育所要面临的挑战之一,尽管目前这种挑战还不那么迫切。他认为,在线教育在碎片化、移动化、扁平化、社交化、工具化五个方面可以提升EMBA的课程体验。

  价值挑战

  EMBA需要面对的还有社会价值方面的质疑。“中国MBA发展历史不长,MBA教育的社会价值也存在各种各样的质疑或者是偏见。”在MBA发展论坛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斌感慨道。

  蔡洪斌在主题演讲中,提到了两个值得玩味的细节:一个是马云在最近互联网大会上,再次评论MBA教育,认为MBA教育无用。而另一个细节是,在北京大学的迎新活动中,北大学生给光华管理学院的标签是“打土豪”。

  实际上,作为MBA教育中更为市场化的部分,EMBA教育的价值也遭受着更多的质疑。

早在2002年,国务院学位办就曾发文,“要坚决避免EMBA以盈利为目的办学倾向,要树立EMBA教育的良好形象,维护EMBA教育的社会声誉。”问题的另一面是,社会质疑动辄数十万的EMBA教学价值到底何在?

  “EMBA的价值,可以从课程设置中管窥一二。通常EMBA的核心课程有战略、品牌、市场营销、组织、人力资源、金融等。EMBA本身应该是一个高级管理人员具备的先进的理念和工具,包括数理统计方面的工具等。”前述主任孙建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阅读上一篇:人大商学院副院长宋华:EMBA不是政商勾兑的课堂
阅读下一篇:暂无

专题推荐

三百六十行,欢迎各培训机构加盟

您想拥有一个全功能动态的独立网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