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招生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商学院 >> 其他 >> 行业动态 >> 中欧副院长奎尔奇:未来差的商学院不会存活

中欧副院长奎尔奇:未来差的商学院不会存活


文汇报 2016-6-24 22:12:53 点击: 次  发表评论

【导读】出生于英国伦敦,拥有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学位,担任过伦敦商学院院长和哈佛商学院高级副院长——约翰·奎尔奇今年2月举家迁到上海,受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在全球著名商学院领导者中,选择来中国商学院任职的,他是第一个。他也因此成为非常少有的在欧洲、美洲、亚洲都管理过顶尖商学院的教授。

如果说上任伊始,60岁的奎尔奇对中国的认识还停留在一个玩笑上,“属兔的我在兔年来到上海是一件吉利的事”;那么履职5个月之后,他已走访了多家中国商学院,也接触了众多商学院教授和商界人士。在对中国管理教育有了更切实际的感受后,从他的眼睛看出去,当下国内商学院在理念、师资、课程、人才培养等诸方面还面临着哪些挑战?最近,奎尔奇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未来几年,中国商学院和MBA项目的数量会逐渐下降,好的商学院打败差的商学院,差的商学院会被淘汰出局。

记者:您刚刚来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时候曾经提到,中国的管理教育正处于一个关键的转折点:进一步促进可持续发展,培养更加出色的杰出领袖,已成为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如今您还坚持这个观点吗?

奎尔奇:中国所面临的挑战仍然是我所描述过的那样,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快,制约中国经济继续快速发展的,仍然是人才的匮乏。如果说目前中国还有什么东西短缺的话,那就是受过职业训练的商业领袖。我来中国的目的,就在于培养更多这样的人才。

记者:您在三个洲的知名商学院担任过院长,能否跟我们谈谈您对这三个地区商学院不同的认识?

奎尔奇:在中国,每个人对我都持欢迎的态度。我希望自己能够提出一些完善的建议,使教授和员工按照一种方式做事情,使得中欧和其他商学院的差距缩小。

记者:中国商学院和世界顶尖商学院的差距在哪里呢?

奎尔奇:中欧不是一个典型的国内商学院,而是一所中外合作办学的商学院,我们的定位是“中国深度,全球广度”,很难用中欧作为例子来描述国内商学院和欧美商学院的差距。

从学术角度看中国的商学院,一些硬性的学科,比如注重数字的经济学、会计等方面,会有很多专家。但在软性学科方面,比如人力资源、领导力战略等等,专家的人数就偏少。

国内商学院的数量非常多,MBA项目也非常多。这一方面是因为市场对管理教育的需求旺盛,发展速度非常快;另一方面,建立商学院起初的投入不会那么多,相比于建一个理科学院,建立一所商学院更容易。

相信未来会出现震荡的局面,质量很差的商学院不会存活下去,学生通过互联网有效传播信息,可以全面掌握对一个商学院的评价。所以,好的商学院会打败差的商学院。未来几年,商学院和MBA项目的数量不会越来越多,而会出现逐渐下降的趋势,但整体质量会大幅提高。好的商学院会不断发展,差的商学院会因此淘汰出市场。

记者:那么中国商学院维持一个怎样的规模,才算是合适的?

奎尔奇:假设中国和美国的发展水平一致,美国一年MBA毕业生16万人,按照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四倍的比例来计算,中国MBA毕业生每年应达到65万人。

哈佛商学院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每年毕业1000名MBA和EMBA学生。假设一年要培养65万MBA,那么就需要将近1000个中欧这样规模的商学院。但是目前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是不一样的,所以根据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每年可能需要20万毕业生。

但每年20万毕业生中的四分之三,可能是从比较糟糕的MBA项目毕业的。他们能力不够,不能满足市场和社会的需求。因此到底应该培养多少数量的MBA毕业生,还会出现变动。

招聘教授的三个原则:要找就找最优秀的;要让他在课堂试讲;他上课不是为了赚足腰包。

记者:美国一年培养的MBA大约为16万人,而目前中国的MBA毕业生数远少于美国,这也说明中国MBA培养的市场空间很大。在您所说的这种调整中,怎么去满足市场的需求?

奎尔奇:我认为,质量控制非常重要,这就要求商学院有高质量的师资规模。学生的需求量很大,若没有合适的师资,定会抑制商学院的扩张,阻碍管理教育项目的发展。

记者:您刚刚谈到,国内商学院缺乏软性课程的师资。我们知道,软性课程更需要由实践经验丰富的教授来担纲,而实际情况是,在一些商学院,讲软课程的教师很多都是从课堂到课堂的,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奎尔奇:在中欧,我们的教授在受聘之前,他们职业生涯中的某一个阶段都是在企业度过的。现在,学生的要求很高,为了确保教授在课堂讲解的内容能提供一些实践性的智慧,中欧要求他们必须在商界打拼过才行。即使某些教授不一定在企业有过全职工作经历,我们也激励他去做咨询项目,参与高层管理培训项目,去公司做董事会成员,从而更多获得来自企业的经验。

记者:这样的经验对于教学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些经验,是不是教出来的学生是教科书化的?欧美商学院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

奎尔奇:美国商学院非常注重实践性知识,有些兼职教师有丰富的工作经历,但不一定有博士学位。在学术研究方面,不能称其非常有造诣,不一定能写出高水平的研究论文,但他们有大量的实践经验,课上得非常好。也有一些师资人员专门从事研究,他们不一定有实践经验,但是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可以写很多学术论文。这造成商学院出现两大类教授,一部分以研究为导向,还有一些可能是来自商界的管理人士,好像一所商学院里又出现了两所小的商学院。

我希望为中欧挑选两者兼顾的教授,一方面有严格的学术培训,一方面能在课堂上有效地传播知识,最好把这两个专长结合在一个人身上,而不是分成两大类教授。

记者:师资是一个商学院的核心,这已成为共识。您也说过自己的主要任务是招聘教授,对于中国商学院招聘教授,您有怎样的建议?

奎尔奇:教授招聘一般会花一年的周期,首先要通知他所在的商学院,只有学校找到能够替代他课程的老师之后,他才可能离开。从北美和欧洲来中国工作,家庭的问题也要解决好。目前把简历送到中欧的教授申请人数量,已经比过去增加了50%。

在具体招聘师资时,我坚持三条原则:第一,要找就找最优秀的教授;第二,在招聘教授决定作出之前,要让教授在课堂试讲;第三,招收的教授愿意为发展学院作出努力,而不是为了赚足腰包。

商学院的研究是应用型的,帮助管理者以更明智更廉价的方式去管理企业,而不是纯理论型的研究。

记者:在商学院,案例教学是否是主流的教学模式?我听说,最近国内一些商学院还兴起了体验式教学。

奎尔奇:不同学科需要不同的教学方法。软性的学科,比如人力资源、领导力战略、市场营销,借助案例教学是非常有效的。另外一些领域,比如会计学,讲一些基本原则和规定,没有案例也可以讲述清楚。但即使是会计学这类学科,要讲一些更为复杂的灰色领域,用语言很难表述清楚,这时候,案例教学可以发挥作用。

体验式教学也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但是MBA的课程单靠体验是不够的,在课堂中还需要课堂的纪律和观点的分享。案例教学是一种长盛不衰的方法,它激发学生的参与和观点的分享,强化了学习的效果。当有一天学生离开课堂,要为解决商业领域中的一个特定问题寻找有效的方法时,案例教学的模式会深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

记者:作为全球营销领域的专家,您写的案例销量在过去20年达到了340万个。您是否打算写一点中国企业的案例?

奎尔奇:我考察过联想收购IBM的并购案例,这个案例包含着文化方面的挑战,特别是要让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融合在一起时,这个挑战如何应对。同时,中国很多企业要走出去、要国际化,还有一些西方企业要进入中国的市场,在沟通方面和管理方面的挑战都是巨大的,所以我的一些同事都在撰写相关领域的案例。



阅读上一篇:逐利时代结束 未来美国一半商学院或将关门
阅读下一篇:暂无

专题推荐

三百六十行,欢迎各培训机构加盟

您想拥有一个全功能动态的独立网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