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招生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商学院 >> EMBA >> 院校动态 >> EMBA释放利好信息:学员锐减教育回归

EMBA释放利好信息:学员锐减教育回归


羊城晚报 2017/5/13 21:46:51 点击: 次  发表评论

EMBA(高级管理人员)课程一直都是著名高校里的创收大户,但现在情况并不太妙:曾经发高烧的EMBA课程近年在限读令下急剧退烧,生源严重下滑。

最近,十多所名校商学院负责人聚集在中山大学,探讨EMBA的现状和未来。会上有专家称,过去一年,整个EMBA业绩可能下滑了1/3左右,未来5年里,EMBA或将重新洗牌。

中国是个“学习大国”。无论在会议、文件、宣传上还是在平时实践中,“学习”两个字的出现频率都非常之高。所谓“活到老,学到老”,说的就是要不断学习。可是学习EMBA课程为什么却被设限?

要回答这一问题,首先要看看EMBA的学费。从网上2012年8月更新的国内EMBA学费排行一览表中可见,收费最高的前四名是,香港科大:645840元(人民币,下同);理查艾维商学院香港:54.56万元;长江商学院:52.8万元;清华大学:51.75万元。中山大学排在第23名,收费26.8万元。排名最后的学校收费也达13.8万元。从13万多到60多万元,这个费用可与“贵族学校”媲美。

EMBA学员主要来自企业高管、成功人士、富人和官员等。私企老板、成功人士及其亲属,因为花的是自己的钱,他们想读什么、花多少钱都是他们的自由,无人可以干涉。但如果是国企老板和官员,这就要看他们花的是公家钱还是自己的钱了。

国企高管的薪水通常比较高,他们大多有能力交付学费。问题是他们愿不愿意自己交钱。正因为“学习”是一种受鼓励的积极行为,国企高管会以有助企业管理为由,让公家来支付这笔学费。

按照我们官员的正常收入,EMBA的高学费显然超出他们的心理价位。我们知道,没有几个官员会自费去读这个高价课程。

因此,无论是国企高管还是官员,他们大都是用公费或者“赞助费”读EMBA的。用公费读,就涉及公平和需要问题;靠“赞助”读,就牵扯到谁“赞助”,为什么“赞助”,其中有无权钱交易等问题。可想而知,“赞助”官员学习的人,也许会有个别不求回报的亲友,但绝大多数不会无缘无故慷慨解囊,必有某种图谋。官员也不会心安理得接受“赞助”,需有某种回报。而官员最好最方便的回礼,显然是“权力包裹”。

EMBA学费高,自然名师就多,学习条件就好,这是吸引学员的原因。但这并非最主要的原因。相关调查显示,许多人读EMBA,看中的不是学习本身,而是“同学”。

高学费本身就是一道门槛,能把普通人隔在校门外,因而来学习的人非富即贵。能与非富即贵的人做同学,这不光是一种荣耀,更可以获取宝贵的人际关系资源。“关系就是生产力”。通过学习认识富人贵人,在关键时刻可以找靠山搬救兵,这才是“学习”的巨大潜在价值!

由于“同学”非同一般,让一些美女和演艺人士也看上了EMBA。对美女和演艺人士来说,能结交达官富人绝对是好事,说不定还可以从中钓到金龟婿;对达官富人而言,有美女和演艺名人陪伴,自然可以陡增“学习”的动力。这就造成了EMBA同学各取所需相得益彰的无限魅力。

从变异的EMBA到变味的“学习”,我们发现了权力、金钱和美色的化学添加剂。正因为这种添加剂踪影日显,才有后来的限读令。因此EMBA学员锐减对学校是个坏消息,对民众却是个好新闻。



阅读上一篇:复旦大学EMBA教授王安宇:创新创业是必然趋势
阅读下一篇:暂无

专题推荐

三百六十行,欢迎各培训机构加盟

您想拥有一个全功能动态的独立网站吗